搞笑的对联顺口溜,搞笑的对联顺口溜七字

#搞笑大赏#(接上回)

乾隆皇帝带着纪晓岚与和珅到江南微服巡游。一天,三人走在一条乡间小路上,一路走,一路欣赏路旁的景致。乾隆摇着扇子走在前边,纪晓岚与和珅在后面跟随。走着走着,纪晓岚悄悄靠近和珅,扯了扯和珅的衣袖,“和大人,和大人……”

和珅有些不耐烦,“何事快说,不要拉拉扯扯的。”

“和大人,”纪晓岚有些难为情,“有件事欲有求于和大人,又羞于启齿。”

“哟哟哟……”和珅瞥了一眼纪晓岚,“何事呀,还有你纪大人不好开口的。说吧。”

“和大人,这可是你让我说的,”纪晓岚笑道,“我可说了,你不要驳我的面子。”

“说吧。”

“和大人,你借我些银子。”

“什么,借银子?”和珅有些着急,“出京城的时候,你不是带着银子吗?”

“带是带了,昨日路过一书肆,全花光了。”

“不借。”和珅很干脆。

“和大人,这次陪皇上巡游,你我可是签了字据的,途中的饭钱单日你付,双日我付。”纪晓岚说,“今日正好双日,我身无分文,这午饭是吃不成了。若是皇上怪罪下来,我纪晓岚无话可说,任圣上处治,和大人,你可也要跟着受连累。”

和珅一想,也是,问道:“借多少?”

“不多,一百两。”

“一百两?付顿饭钱你要一百两?”和珅咬着牙根说。

“吃一顿借一次,不太麻烦吗,我寻思着一次多借些。”

“那也用不了一百两。”

“一百两银子,对你和大人来说不就是九牛一毛吗?这么不爽快!”

“嘿,我被借的没急眼,你借钱的倒先急了。”和珅一想,再纠缠也无用,干脆借吧。“好吧,我借给你,你先立个字据。”

纪晓岚从衣袖中取出字据,递给和珅,“和大人,你看看。”

“老纪,你早就备好了?”和珅看着字据,很吃惊,“看来,你纪晓岚早就想好了,在路上算计我。”

“怎么是算计你呢,白纸黑字,字据上签有我的名,画有我的押。”纪晓岚指着和珅,“你说话可太难听了。”

“好,好,好。给你银票。”和珅掏出银票欲给纪晓岚,又收了回来,说,“我怎么预感到这银子要打水漂呢?”

“怎么会打水漂呢?”纪晓岚说,“回京我立刻还你,若不还,你可一纸诉状把我告到官府,有字据在你手上。”

“也是,你我同朝为官,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和珅把银票给了纪晓岚。

乾隆转过头来,看着二人,“你二人磨磨蹭蹭做什么呢?天都快下雨了,还不快点。”

天空阴云密布,真的快下雨了。

纪晓岚四下望了望,发现前边有个凉亭。“陛下,前边有个凉亭,到那避下雨吧。”

“嗯。”

三人刚进了凉亭,喀嚓一声巨雷,紧接着大雨倾盆而下。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纪晓岚随口吟道。

“好雨,好雨。”和珅忙附和,“有句话说得好,好雨兆丰年……”

“那叫瑞雪兆丰年。”纪晓岚打断了和珅。

“我知道瑞雪兆丰年,好雨不同样可以兆丰年吗?特别是这场雨是圣上带来的,圣上乃真龙天子,巡游到此,给百姓带来这场好雨,今年肯定是个丰收年啊!”

“呵呵呵……”乾隆听了,开怀大笑,“和爱卿说得有理。”

纪晓岚看着乾隆高兴,忙上前说:“今日天降喜雨,圣上何不赐一上联,让臣与和珅来对。”

“好。对上有赏,对不上受罚。”

“陛下,对上了有何奖赏呢?”和珅问。

“对上了……”乾隆看了看手中的扇子,说,“朕就把扇子赏赐予他。”

“啊……”和珅垂涎欲滴,“这可是前朝才子唐寅唐伯虎亲手所绘的扇面……”

“哎,和大人,”纪晓岚说,“你光问赏,怎么不问一下罚?”

“呸呸呸,”和珅厌恶地说,“我和珅只有赏,没有罚,你纪大人想要罚,你自己问。”

“那好,”纪晓岚笑着说,“你不问,我也不问,罚就任随圣上之意。”

“陛下,你快赐上联。”和珅有点急不可耐。

“好。”乾隆沉思了一下,凉亭外雷声滚滚,他眼睛一亮,“有了。朕的上联就是:雷送田上雨。”

“好联,好联……”和珅说。

纪晓岚笑着说:“和大人,别光夸好呀,你倒是对呀,你不对,我可先对了。”

“老纪,这回你别和我抢。”和珅看了看亭外的闪电,眼珠一转,“有了。我对:闪劈门内人。”

“和珅,朕今日这联可是拆字联,有些难度。”乾隆说,“雷字,雨上,田下,朕出联:雷送田上雨。”

“陛下,臣这也是拆字联。”和珅回道,“闪字:门外,人内,臣对:闪劈门内人。”

“好你个和珅!”纪晓岚突然怒斥道,“圣上巡游带来喜雨,是要恩泽百姓;你和珅却要闪电劈了百姓,你分明是要与圣上作对,你是何居心!”

乾隆忽然明白过来,怒道:“和珅,你竟出此联,该当何罪!”

和珅扑通跪下,不住地磕头:“和珅并无此意,求陛下恕罪。”

乾隆一甩衣袖,背过身去。

和珅跪在地上,眨着眼睛向纪晓岚示意。

纪晓岚不紧不慢地来到和珅身边,低声道:“和珅,你有事求我?”

和珅指了指乾隆,示意纪晓岚帮忙求情。

纪晓岚笑道:“求情可以,和珅你仅凭一个眼神,就让我求情?”

“你……你乘人之危!”和珅气得牙根痒。

“那好,我可不想乘人之危。”纪晓岚假装离开。

和珅拉住纪晓岚,无奈地从衣袖中掏出纪晓岚的借据,“那一百两银子,不用还了。”

纪晓岚接过借据,展开,看了又看。

“看什么看,”和珅急得满头大汗,“假不了。”

“我对你和珅不放心。”纪晓岚笑道,他收起借据,走到乾隆身边,“启禀陛下,刚才和珅只是急着对出下联,借眼前之景为题,并非故意违背圣意。求陛下开恩,恕其罪过。”

“嗯,朕也觉得和珅他不敢。”乾隆转过身来,“和珅,看在纪大人的份上,朕就恕你之罪。”

和珅急忙叩首,“谢主隆恩,谢主隆恩……”

“和珅,你罪虽已恕,可罚不能免。”乾隆说,“朕罚你付十日饭钱。”

一听才罚十日饭钱,和珅心喜,“和珅甘愿受罚。”

“这罚已罚了,可下联还没对上来呀。”乾隆看着纪晓岚,“纪晓岚,你来对,若对不上来,一样受罚。”

“好。”纪晓岚向亭外望去,雨早已停了,亭外烟岚袅袅,他下联有了,“陛下,臣下联对:岚乘山下风。”

“上联:雷送田上雨。下联:岚乘山下风。”乾隆沉吟道,“嗯,对得妙。朕就把这扇子赏赐予你。”

“谢陛下。”纪晓岚接过御扇,走到和珅身边,举起扇子,敲了一下和珅的脑袋,“多谢和大人。”

和珅摸了摸脑袋,“纪晓岚,你为何谢我?”

“没你和珅受罚,把时间耽搁到雨停,烟岚缥缈,我想不出这下联。”

“你……”和珅满肚子闷气,心说,纪晓岚呀纪晓岚,你这哪是谢我,你分明是在气我。

“这赏也赏了,罚也罚了,可朕还有一事不明,”乾隆看着纪晓岚,“刚才你二人在朕背后嘀嘀咕咕,和珅还有一物递予你,是何物呀?”

“回陛下,”纪晓岚展开借据给乾隆看,“是臣给和珅立的借据。”

“和珅已将借据归还予你,为何还不撕掉,莫非还等着和珅讨要?”

“不能撕,不能撕。”纪晓岚把借据塞入衣袖,“下次向和珅借银子的时候还要用。”

和珅咬着牙默念道:“纪晓岚呀纪晓岚,你坑我一次还不够,还算计着再坑。你等着,我和珅跟你没完!”

(请点关注 奉上续集)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2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