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罗翠芬老师墨江县小初43、高50班班主任,彭桓就读1至6年级唯一的班主任、语文、算术和音乐课的科任教师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罗粹芬老师教同学们唱的第一首汉语拼音《字母歌》

一、 “罗粹芬”姓名考释:

(古同“萃”):本义:纯净米(形声字;从米,从卒,卒亦声。“卒”,义为“极点”“极端”“最”;“米”与“卒”合体,释义:“最纯的米”)

宋应星的《天工开物》是中国古代第一部百科全书式著作,其中记载:“播精而择粹。”其中两字,皆从“米”旁,“精”是上等米,“粹”是纯净米。

如此认定“罗粹芬”姓名释义:

罗粹芬(直译):罗家——好米——花草香气;(意译):老罗家、最有能力丰衣足食(的)、小姑娘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二、罗粹芬老师大事记

1936年生于墨江县玖联镇,7岁在联珠小学读书

1949年毕业,保送墨江中学读书

1953年初中毕业,升入普洱中学高中部,因病、困难退学,入墨江县小任教

1960年与青年教师姚仙芝,分别担任墨江县小“五年一贯制”43、44两个实验班班主任

1965年,任墨江县小高小50班(后改六年一贯制)班主任,延教语文、算术和音乐

1979年考入云南师大函授大学五年制文科班

1983年调西双版纳州民族中学高中部教授《语文》,任语文教研组组长

1984年罗粹芬本科毕业,时年48,高级讲师。

罗粹芬的教学理念——“领导满意,家长支持,学生欢迎”;在教书育人中“为人师表,教而知不足”。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墨江县小教师:前左:李树英、罗翠芬;后左:黄桂玉、姚仙芝、代顺祥

三、拔苗助长,空前绝后的实验班

新中国教育,承担学步“老大哥”的国际政治任务,新中国“初教”,于1957年跟定“苏联五年一贯制”义务教育试验。

彭桓的姥爷朱燕堂先生供职的北京第一实验小学,其办学目标就是:“吸纳世界最新学理加以试验,为全国小学改进之先导”。 1959年,墨江县教育局确定墨江县小为“五年一贯制”试点学校;1960年,大小相差1岁的43、44两个实验班顺利开课,与全国“同龄儿童”一道,开启了我们“被试验”的拔苗助长。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四、适龄入学的大脑“千克重”

“读书”和足球(体育运动)一样,“身体”决定下限,“聪慧”决定上限。

身体就是“适龄”, 聪慧即为“脑千克重”。

“脑千克重”见《心理学》实验理论图表并附常理推算:

成人平均1400克

5-6岁约1100-1200克

7-10岁等同接近 成人1300-1400克

初43班:7岁适龄入学 1300克

初44班:6岁非适龄入学 1200克

有时,家长会说起小屁娃娃读书的“懵懂”:“你怕是脑子不够用”,说的就是“非适龄入学”的“脑千克重”不足。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在语文、算术教材内容上, 43/44班既有高年级的部分“下放”,又有同龄级的基础内容,于是,“难度值”撞上了“脑千克重”——不该学到的,实验班略知皮毛,应该基本掌握的,43/44两个班一心二用,“专注度”明显不足。

中苏交恶,1964年,国家教育部勇退“苏联五年一贯制”的实验体制。

于此,墨江县小“苏式66届”的两个初小实验班转型,与同校“65届”的46、47、48、49的四个班级,从教材上完全剥离,退守“六年制”。

1965,罗粹芬老师延教高小50班(原初小43、44两个实验班之大体合并),班号50,归龄于51、52、53等三个班同级,只待1966年高小毕业。

在高小50班内,同学岁差大大小小,个头高高低低,“脑千克”轻重不一,相比同级的51、52、53,“转型”的50班,特色不显。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少年闰土《闰土/鲁迅》

五、墨江宗亲的“读书族群”

各位看官,高小50班没有51班的“壹零零”高家碧,以及副班长丁继祥一脉相承的“墨江丁氏读书族群” 50班并班后,分流初小建制时的读书人刘文质50班没有52张世宏那么“冲劲”十足的文理高手,以及苏甦钟琴美等全科同学,更失去初小建制时的算术、篮球好手赵延安;我们再拿50班比较一下李强老师担任班主任的53班吧——李强、罗粹芬,夫妻同级教书,全国统编教材。然而,守候在五年级大楼咽喉要道的李强53,那更是诸路好手云集。随随便便,53班就能拎出两串满门俱佳之“读书族群”。其一“墨江周氏读书族群”周志强同学并周丽琨/姐、周丽华/姐、周志明/哥、周丽琴/妹;其二“墨江黄氏读书族群”黄瑞华同学并姐弟黄瑞琴黄瑞芬黄茂……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只有安静的丰富,才是最好的精神长相

六、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盛名之下啊,“实验班”的根底并无可与“友班”相比而彰显炫耀的家学、家风,然而翰墨如江,小县城信息相通,学风的耳濡目染,促使高50班的全体同学一直努力追赶,天天向上,遥遥在望。

于此同时,校方也在积极筹粮、开灶、煮米、滤米汤、上甑,眼见墨江县小高50班这一锅“夹生饭”热气腾腾,蒸蒸日上。

那么,班主任“阿罗”又如何为高50班脱去“试验”皮毛,量身打造一袭“贴体之衣”呢。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深情回忆起这两年的时光——在“双甲校长”彭景然的教学管理以及班主任阿罗的非常调教下,高50班走出混沌,影影绰绰,渐显小荷模样……

罗粹芬,墨江县小空前绝后的实验班(4)

本篇推荐欣赏:老电影《英雄小八路》主题曲《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铜管乐演奏

(部分网络图片音频/侵删)

节选自2017年版《彭桓自传·朝圣之路·(3)墨江懵懂少年》

待续:(五)墨江县小,“罗粹芬教育”的影响力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4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