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理想的作文400字作文,我的理想作文400字护士!

关于我的理想的作文400字作文,我的理想作文400字护士!

关于我的理想的作文400字作文,我的理想作文400字护士!

渐渐长大的书坊(散文)

杨红燕

最初是被迫谋生。

门脸十来个平方。两组货架,只摆了一个捉襟见肘的直角,两条边还短短的,没来得及延伸出去,占领它们各自的墙壁,因为剩余的货架还在制作中。2012年8月14日,和我们相熟的瞎子叔说这个日子不错,择日不如撞日,我们的店“上善文坊”就那么寒碜却又举世无双地开张了。

很多人内心隐秘的角落,都有一个开书店的梦想,好吧,这也是我和先生众多梦想中的一个。但当我揣着两万块钱去长沙,在定王台书市逛了一天,却只买了两包书,转而在高桥大市场,将剩下的钱全部进了文具。我怕一间纯粹的书店养不活一家四口。

“书店”二字神圣,只有两包书,我们岂能觍着脸滥用?便取名“上善文坊”,把那二字悄藏于心。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我们希望像水那样经营店铺与人生。文坊的文,指文化。我们的小坊,卖与文化相关的东西,愿它包罗万物如海纳百川。

两包书填不满一个书架,这算什么问题?舒展就成了,让书自由,展示它们别具匠心的书封。三毛全集、张爱玲文集叠放成阶梯,各据一边,在顶端会合,成一梯形书桥;余华莫言的书叠放成扇形,扇心相对,像一盘开着的大葵花;封面精美的书籍斜靠书架背面铺开;厚书可以单独立起,折成屏风的式样……做陈列,我对书籍远比对其他货品用心。

也想使小店更具个性一些。选一块小黑板,摘抄有意思的句子,悬于门柱,容易入过往行人眉眼。至今记得的几句如下:

身体和灵魂,必须有一样在路上。

不要总认为自己的鞋子不漂亮,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没有脚。

人一生最极致的成就是恰好成为了想成为的自己。

……

小黑板不光写心灵鸡汤,特殊日子回老家吃饭,会写通知:有事外出,下午一点准时营业;有顾客遗落东西在店,会写招领启事;卖出的商品出问题,会写致歉声明和召回通告(这当然只是个例);到了新书,第一时间列上书名……小小细节,与人方便。

最令我们雀跃的是有人买书。进店的人,若他在书架前停留,我会肃然起敬。忍不住面露和颜,跟他搭话,忍不住主动优惠几块钱。嗯,我就是一个这样“势利”的人。“卖出的第一本书是三毛的《梦里花落知多少》,卖出的第一本杂志是过刊《海外文摘》,前三名买《蛙》的分别是……”这都是我兴高采烈记在日志里的。看起来有点幼稚。嗯,那时的我,就是一个三十岁的幼稚女人。

生意并不好,经常一天卖不了一两百块钱,愁人。再去进货,就动了杂念,把饰品、袜子、包包、精品等常需品和女性爱买的东西都盘回来。爱逛街的是女性,我们投其所好。冬天则大肆进保暖用品,手套、帽子、围巾、耳罩,自己制作架子,有类有别陈列出来,天晴摆在外廊上,下雨就抬进来,像老家晒稻谷遇雨一样。千虑必有一疏,那就是没料到大风。有一次在店面里间烤火,突听门外有响动。奔出去一看,架子倒啦!那些漂亮精致的帽子,大多压在货架下面,少数几顶落在边上。那几天下过雨,地上还是湿的。沮丧、委屈、心疼,真想先大哭一场。好吧,我不可能哭。而是立马收拾起来,把架子擦干净,脏帽子放一边待洗,干净的重新挂上去。学了乖,找四块砖头,压住架子底端的矮腿,有风无风都不懈怠。生意有起色后,斥资四百(那时候缺钱,舍不得)买了雨棚,下雨也不怕了。以后每年秋冬换季时,我们的冬货就靓靓丽丽地展示在外廊上,算是十字路口一道风景线。销量自然是不错的。可我们的小坊不仅与文化无关了,简直成了个杂货铺。整洁、精致,但终究是个杂货铺。若说初次进货放弃了书是我的第一次妥协,这就是第二次妥协。

向生活妥协,也许是必要的?我不敢回答。只是,妥协的确让我们在物质上暂时更好一些了,也有了扩展店面的想法。2016年,邻居功成身退,将他的双门面租给我们。连着原先门脸,改梁立柱、装修,一个月后,我们的小坊长大了两倍,货品分区陈列,箱包、饰品、应季商品、文具、体育器材、办公用品等。我们选了最长(十二米)的那一面墙壁作书籍区,除了教辅资料,幼儿书籍、儿童文学、古今中外文学经典、农村实用书籍都有不同程度的涉及,感觉向书店靠近了一步,内心得到一些慰藉。

水从不停止流动。2018年,妹妹的水果店打算转让,她与我们隔着一个门面,而那个门面的店主也准备卸甲还乡。某个黎明,意外醒来,激动、热切,像一条平静的小溪里突然涌起阵阵浪花——也许是先生时常提及的“做大做强”,使我心底的细流发生了化学反应。当天便与先生商榷,再做点什么。我们一拍即合,又租下两个门面。这时候,“书店”二字大大方方地站出来了。

装修前,我去临湘新文书苑和岳阳德兰书园走访,受到程波老师和胡寒梅老师的热情接待。将经验倾囊相授的同时,他们给我最深刻的启示是:做阅读的点灯人。回来后,我和先生确定基本蓝图,新租的两个门面做成免费读书吧。

为保证收益,也为吸引学生阅读,我们在书吧截出一块,设立奶茶区。一本书,一杯奶茶,这画面,想想也美。我们这偏远的镇子,也学一把城里的时髦。七月,梦想完美地照进现实,我们的坊再次长大。接近一百平米,与原门面靠门洞连通,却是一个独立的书籍空间,清新的绿色墙面,精心设计的米黄色书柜,长长的阅读桌,错落摆放的绿植,种类丰富的书籍……它已经是一个像样的书店了。朋友们听说是免费读书吧,纷纷捐赠书籍,几个社会组织也伸出援手,三个没来得及补充的书柜很快被挤满。书吧开放正值暑假。夏夜,散步的人们,在外玩耍的孩子,被明亮的灯光和优美的环境吸引,陆续走进书吧。有人径直去看书,有人点了奶茶再去。我由衷欣慰,自豪。

一边感受成绩,赢得赞誉,一边却开始忐忑。奶茶区生意不错,可渐渐发现,造冰机轰鸣的声音,炸小食浓郁的油香,与我们贴在墙面上“不可高声语,恐惊读书人”的标语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有时我站立门口,观察整个书吧,五分之四是书籍和孩子们看书的静,五分之一是奶茶区的闹,静的区域虽大,那喧声却分明像猛兽张着的大口,把所有的静都吞没了。

撤,还是不撤?这是一个问题。撤意味着书吧少一分盈利,光靠卖书收不回房租成本和人工成本;不撤,书吧就像个菜市场。那些想开书店的人,最初酝酿梦想的时候,可曾会想到这种可能?这一定也是他们不能接受的吧!先生与我权衡,目前家庭没有大的开销,生意稳定,养家糊口之外,养一个书吧还算在能力范围之内。最终决定,撤掉奶茶区。两万多的奶茶设备亏本处理,制作新的书柜,再添新书,到十一月,奶茶区完全没有了痕迹,五分之一与五分之四融为一体,我们的坊终于蜕变成一个纯粹的书店,就是我梦想中的模样。这是第三次妥协,只不过,这妥协是逆向的,是生活向理想的妥协。

2022年,读书吧四年了。这一年来,我和先生不止一次谈论放弃读书吧的事情,因为我们终于必须面对买房买车孩子择校这样的大事。明年孩子升初中,我们计划七月,也就是读书吧成立五年之际,缩减至两个门面,一则,每年可省六万元房租,二则,可以抽一人陪读。前几天,不意间听见陪孩子阅读的两位女士谈话,说我们这个镇子,总算有一家像样的书店。我被击中了,当即想,书吧不能撤呀!想起捐赠书籍的爱心人士,想起孩子们看书的场景,想起两位老师说过的“做阅读的点灯人”,想起初心……这一回,我决定,不再妥协。

这是我们的十年,书坊渐渐长大的十年。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4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