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亲了哥哥就得有奖励

上一章:哥哥被人强吻了

入骨相思知不知

肆贰

前情回顾:

等叶浮萍和赵月银离开后,陈乐凰看着陈簌楼:“你真的是我哥哥吗?”

陈簌楼一愣,有点意外,然后点了点头。

陈乐凰二话没说,就扑到陈簌楼的面前,然后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口。

陈簌楼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她居然主动亲我……

口述亲了哥哥就得有奖励

陈簌楼傻了,这丫头这是在闹哪一出。

她欢脱地跑到自己跟前,陈簌楼原以为是要说什么,或者给他个什么东西。

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居然踮起脚尖,在他脸上主动亲了一口。

陈簌楼习惯地想要躲开,但是本能的却意犹未尽。

虽然意外,但是心中甚是欢喜。

只见成功得手的陈乐凰亲完陈簌楼后并不躲开,而是背着手,满眼期待地看着他。

陈簌楼不解:“还想干嘛?”

陈乐凰伸右手,摊开掌心放到陈簌楼的面前:“要奖励啊!”

“什么奖励?”

“你不是我哥哥吗,妹妹亲了哥哥,不是都会有奖励的吗?”

陈簌楼越听越糊涂,蹙眉看着陈乐凰。

陈乐凰努了努嘴,将头扭到一边:“灿儿有个小跟班叫阿星,她有个哥哥在王府做府兵,每次她哥哥来看她,只要阿星亲一口,她哥哥都会给奖励。”

陈簌楼这才明白陈乐凰的用意,温柔一笑,摸摸陈乐凰的头:“那我的小凰儿想要个什么奖励呢。”

陈乐凰心中一颤,凰儿,他还是在叫她凰儿。

这个名字,于她来说,是负担,却也是期盼。

但是拜陈簌楼所赐,这个扮猪吃老虎的本事陈乐凰学会了不少。

一听陈簌楼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圈套中,她立马挽住陈簌楼的胳膊,靠在他的肩膀上:“凰儿就只希望哥哥能永远地陪在我的身边,阿星给我说,夫君再亲那也是高高在上,要敬着的,唯有哥哥才是一辈子的依靠。”

陈乐凰清楚的感受到陈簌楼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她心满意足的靠他靠得更紧了。

你不是很会利用我吗,瞒我阿娘被抓,害我卷入你们的斗争中。

没关系,既然你教我教得这么好,那我用在你身上也不为过吧。

口述亲了哥哥就得有奖励

这边人人沉浸在量制新衣的喜悦中,而那边已经抱着赴死的心描眉画眼,准备入宫。

一夜欢愉让顾笙寒身上疲惫不堪。

蓉儿进来收拾床榻的时候,看到床上的一抹鲜红,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坐在妆奁前的顾笙寒,回眸一望,昨夜她与王爷的交合历历在目,每一个瞬间她都记在心里。

随之低头一笑。

红了脸,却也落了泪。

她知道这场欢愉是没有感情的,身子痛的根本挪不动步。

再想想王爷走的时候,头都不回地只留了一句“静候佳音”。

顾笙寒她什么都明白,她清楚这一夜就只是一次施舍。

这一夜,王爷也将她完全地推进了深渊。

至于能不能爬出来,就看她的造化了。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府里的人各个对她恭敬有礼。

但是等顾笙寒走远后,一个个开始窃窃私语,议论着昨夜的大事。

他们不知道的是,顾笙寒嫁进王府这几年,最擅长的就是听夜里细小的声音,风声、雨声、女人的哭声。

独自站在窗前,一听就是一整夜。

他们以为这样的议论她听不到。

可是顾笙寒全部都听到了。

而且顾笙寒她什么都不能做,她是翊王妃,端庄有礼、人人敬着的翊王妃。

她扶着蓉儿的手上了马车,坐上马车后,她仍然端着翊王妃该有的表情,心中拂过在王府的种种。

因为这一回能不能活着回来,真的就看她的命了。

身着靛蓝色正妃宫装的顾笙寒,直挺挺地跪在承恩殿中,正是陈乐凰上次跪的地方,已经快两个时辰了。

芷音立在一旁,一言不发地盯着顾笙寒。

这一回已经是冬月里最冷的时候。

别说有太阳了,就连昨夜院子里积下的寒霜,都没有消尽。

顾笙寒跪在布满寒霜的地面上,双腿早已浸湿,身子抖个不停。

这时正殿里传出话来,芷音领命后无情地道了句:“娘娘让你进来回话。”

顾笙寒深吸一口气,踉跄地站了起来。

双腿早就没了知觉,刚一起来就摔倒在地,娇嫩的双手被蹭破了皮,衣衫也摔得泥泞不堪。

口述亲了哥哥就得有奖励

芷音鄙夷地瞪了她一眼:“王妃,娘娘在里面等着你呢。”

“是,臣妾这就来。”

等顾笙寒来到寝殿的时候已是狼狈不堪。

卫淑妃正侧卧在软榻上,盖着狐皮毯子慵懒地摆弄的她的护甲。

地上跪着的是庚公公,正小心翼翼地帮卫淑妃捶着腿。

顾笙寒跪了下来:“臣妾拜见淑妃娘娘。”

“呦,翊王妃可别这样,如今你有翊王宠爱,我这个皇嫂可受不起你这样的大礼。”

“臣妾惶恐,臣妾一心一意为娘娘做事,忠心可鉴?”

“忠心可鉴?!”卫淑妃气的一脚踹翻了庚公公,然后坐起身来:“忠心可鉴你去私见皇上,你不是去卖主求荣的吗?”

顾笙寒跪倒在地:“臣妾的确是去卖主求荣,但是这个主,是王爷。”

顾笙寒向南司鹤交代完真相后,南司鹤叮嘱她不要暴露,瞒着卫淑妃什么都不要说。

所以这一点顾笙寒是不怕的。

卫淑妃盯着地上的顾笙寒:“王爷?”

“我告诉皇上,王爷私会大臣,买卖消息,太子被查之前,王爷总是呆在自己的书房密谋着什么,每次都会把府上所有的人支开,只留千帆贴身伺候,而且陈侧妃本身就出现的蹊跷,王爷莫名宠爱她不合常理,就像是刻意宠爱,以便他做出别的行动,大婚之日陈侧妃莫名出现在东宫就是最好的证明。”

卫淑妃听这话有了兴趣,就算顾笙寒真的和皇上说了这些话,也像极了一个争宠妒忌的妃嫔,情有可原。

“可我怎么听说昨晚王爷宠幸了你?”

顾笙寒抬起头:“唯有这样,才能让我更好地为您做事,您送我入王府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口述亲了哥哥就得有奖励

点赞收藏转发加关注你会发现更多精彩内容….

下一集:小老婆的上位史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57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