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继母

在我二十五岁那年,我爸再婚了,继母进了家门。

每次回家,我都能感觉到我爸那种由内至外散发出来的幸福感。

短篇小说继母

1.

办公区里人来人往,我一手拎着挎包,一手扶着楼梯,怒气冲冲地往外走,八厘米的高跟鞋在地板上砸出噔噔的声响。

德安在后面使劲往下冲,终于在我到达一楼的时候追上我。

“早早,你听我解释,跑什么?”他一把拽住我。

“解释什么,你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在我办公室看到一个男的面对我坐在我办公桌上,你是什么感受?”我挥手打断他,

“你知道我们很熟,她是我的同事,我们啥事儿也没有,你发这么大的火,至于吗?”德安一脸委屈,

“你自己在想想问题在哪,我一个小时后一个会,晚点再说,”我尽量缓和语气,

“好吧,我晚上就过来。”德安无可奈何的使劲搂了搂我,似乎在确认我不生气了,才放开我。

我走到停车位,开车往单位方向疾驰而去。

我跟德安是大学校友,毕业后我们留在省城。他进了国企,做技术,去年才提了部门负责人。

我进了一家500强企业,做市场,负责大客户。

今天上午约了客户,不巧的是约在德安单位附近,办完事我一看到了吃午饭的时间,就想着跟他一起吃饭。

鬼使神差地,我没有提前告诉他。

我就兴冲冲地去他办公室找他。

推开虚掩的门,一个女人,坐在德安的办公桌上,面对着德安。

阳光从玻璃窗透过照下来,德安那张轮廓分明脸,更显得线条流畅,微长的眼尾往上挑着,看上去温柔且深情。

事情发生的有点突然,我没反应过来,一脸的僵硬在脸上。

听到声音,德安转头看到我一脸惊喜,“早早,你怎么过来了?”

我盯着那个赶紧往桌下跳的女子,声音都有点颤抖,没打扰你们吧?

“怎么会?”德安一把搂住我,在我头上使劲闻了一下,

“对了,介绍一下,这是同事小左。”

那女孩已经直直地站在他们两个面前,“早早姐好,老听安哥听到你,你们聊。”

女孩出门了,我推开德安,盯着德安看,一脸的狐疑德安想忽视都难。

“早早,你不会是怀疑我跟小左有什么吧?”他挠挠头,烦躁不安的样子。

“你说呢?”我抱着臂,

德安楞了几秒,随即双手扣住我的肩膀,满不在乎的解释,“她是我下属,她就是这样不拘小节,一直这样。”

我明白了,德安觉得我小题大做,一个女人坐在男朋友的办公桌上,男朋友说他们很熟,一直是这样,我就觉得一口气噎在心里,噎的呼吸不畅,整个胸膛都疼。

我转头就走,德安就在后面追。

正在边开车边梳理刚才的事,我爸的电话就进来了,蓝牙耳机一接通,我爸的声音就充斥着整个车厢。

“早早,你蔡姨这个月的生日,你抽空回来一趟。”

“好,我安排一个周末回去。”我满口答应,我爸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我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间,已经一点了,今天这事整得饭没吃,气饱了。

我妈在我10岁那年病死了,我爸一个人带着我又当爹又当妈。

我爸长大英俊潇洒,又是公务员,我妈死后,很多亲戚朋友给他介绍。

我那时隐约觉得后妈不好,心里很害怕,但是不敢说。

那段时间,但凡放学回家,看到家里有客人就吓得要命。

有一天,我看我爸心情不错,我实在憋不住了就问我爸,爸,他们说你要找后妈?

我爸回头看着我,给你找个妈妈,你喜欢吗?

我一听,心想完了,我爸真要找后妈了。我当场就哭了,爸,我不要后妈,我害怕。

我爸把我搂在怀里,早早不哭,爸爸不找,爸爸陪你长大。

那以后,再有介绍的人我爸就推了,说等早早长大再说。

后来有一次,奶奶特地从乡下过来,奶奶特地把我赶到房间去,不让我听他们谈话。

奶奶跟我爸说趁年轻再找一个,还可以生一个。

我爸说,我要是找个有孩子的,以后肯定是女方顾着她的孩子,我顾着我的孩子,心能往一块儿想吗?要是找个没有孩子的,那我总得让人生吧。到时候一个亲生的,一个早早,谁能真正把一碗水端平?最后吃亏的还不是我家早早?”

躲在门后的我已经泪流满面,我知道我爸爱我,我于是拼命学习,冲入了一所985大学。

2.

毕业后我应聘进了公司,从市场专员做起,我就想着赚钱,孝敬我爸。

上班第一年,我爸跟我说找了个伴。

我周末回家,我就看到了蔡姨。

长得白白净净的,收拾得很清爽。我爸说是初中同学,蔡姨丧偶,比我爸小3岁,有个儿子。

常听说,老男人谈恋爱像老房子着了火,我看我爸一脸兴奋,整天乐呵呵地,浑身上下散发着恋爱中男人的气息。

吃饭的时候,蔡姨做的饭,色香味俱全。

摆盘的时候,我喜欢的菜准确无误的放在我面前,温柔地给我爸说这说那,我爸不停点头,笑得跟个向日葵似的。

我替我爸高兴,所以我爸说结婚,要给蔡姨8万彩礼和三金我都同意了。

我回省城的时候,给我爸转了10万。

就这样,我爸跟蔡姨结婚了,蔡姨穿着新买的婚纱嫁了进来。

他们两个人毕竟是同学,有感情基础,婚后感觉我爸浑身上下洋溢着幸福的气息,我也放心了。

后来,我爸经常跟我打电话唠叨,蔡姨看上了这家的羊绒大衣,舍不得买;蔡姨看上了那家的包,看了价格放下了。

我接了电话就闷声不哼的给我爸转钱。

我爸高兴得不得了,我爸过上了岁月静好的日子。

晚上,我刚把脸上的妆卸干净,卢德安就进门了。

提着我喜欢的樱桃,换好鞋就去洗樱桃。

刚冲过水的樱桃在盘子里红得剔透,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我使劲避开德安讨好的准备塞到我嘴边的樱桃,一脸不耐烦。

“早早,这么大点事,至于吗?”德安一脸委屈,

“好,你觉得小事,我小题大作,分手。”我一脸愤慨,

“不要啊,早早。我跟她真是啥事都没有,你告诉我,怎么做这事才翻篇?”德安赶紧抱着我,求我,

我瞅着德安一脸委屈,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我跟德安一起快六年,我知道他不会背叛我。

我生气的点不是谁坐在他的桌子上,而是他不拒绝的行为。

有一句话说得好,别人怎么对你,都是你教的。

人家为什么对你轻浮,是因为你给了她可以跟你暧昧的信息。

我知道德安自己悟不过来,我得帮着他悟。

第二天,我故意说资料掉家里了,让德安给我送到单位。

他知道我还在生气,赶紧表现。

不一会儿,就上楼来了。

我让他恰好看见我的男同事坐在我的办公桌上,然后男同事还亲昵地帮我挽我额前的碎发,我一脸如常的该干嘛干嘛。

德安的脸意料之中的当场绿了,我偷偷瞅见他攥紧了拳头,我那帅帅的男同事适时的撤了。

他把我拉着到了楼梯间,“早早,你是故意的?”

“是啊,我是故意的,你感受如何?你不自己感受一下怎么知道我的感受,所谓感 同身受,你觉得是小题大作吗?”我一脸得意地问他。

“早早,我知道错了,我马上改。”德安求我,

“你错就错在没有拒绝,给了别人觉得可以跟你暧昧的信息,同事的行为都是你教的。”我心平气和地告诉他。

下楼的时候,德安抱了抱我,特地附在我耳边说,我这就改,你不许再让那人乱来。

那以后,我们两个人相安无事。

蔡姨生日当月,我抽空跟德安回老家,给她买了一个金镯子,蔡姨笑得合不拢嘴。

3.

第二年,德安跟我求婚,德安父母跟我爸,商谈婚礼的事情。

那天,德安特地定了酒店大包房。我爸和蔡姨,德安爸妈,我和德安六个人一起边吃边聊。

德安爸爸是自己做生意,他妈是事业单位,两边老人相谈甚欢。

说到彩礼的时候,我爸说,早早从小到大,我又当爹又当妈,彩礼30万就行了。

我一听愣住了。

彩礼都 是以前都沟通好了的,20万,我结婚带到婆家,作为小家费用。可是我爸现在临时加价,我觉得 不可思议。

我看到德安爸妈不约而同的对望了一眼,她妈说,可以呀,反正 早早都是回她们小家用。

蔡姨赶紧插话,我们县城可没这规矩,没存在姑娘带回这一说。

我瞅着蔡姨准备制止,可是一看我爸,闷不作声,心知他们在家商量 好了,就没跟我说。

德安一边不停拉我,怕我开口,一边不停朝他妈使眼色,她妈赶紧答应,可以呀,就按你们那的规矩来吧。

回家后,我气得坐在沙发上半天不能动弹。

短篇小说继母

自从我爸娶了蔡姨,我每月都给他钱,家里房子装修都是我出的钱,蔡姨一年四季的衣服我都 包了。

给她买的补品,她竟然拿到外面卖,我都 看到好几回了,这都 算了,彩礼这么大的事,我爸跟她一个鼻孔出气,瞒着我跟德安父母漫天要价,这让我以后怎么跟婆婆相处,婆婆一家怎么看我?

我跟德安说,就按以前的彩礼给,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到时通知我爸来酒店吃饭就行。

直到结婚办酒前,我才通知我爸,我爸跟蔡姨一起过来 ,我爸很不高兴,我说这不是怕您老操心吗,蔡姨在一旁打圆场,孩子 们能干好啊。

我结婚的第二天春节前夕,我在跑业务,一不小心脚崴了,习惯穿八厘米高跟,鞋跟砸在下水道口上,小腿骨折。

德安赶紧带我去看,正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不成想我爸打电话问我年终奖发了没?

我耐着性子问他要钱干嘛,他说蔡姨儿子要做生意投资得20万。

我一听烦了,说 效益不好,没钱,就挂了电话 。

在医院住下来了,想着我爸好象变了,再也不是以前的爸了,他不管我的死活,就知道在我这要钱,我也是血汗钱啊,眼泪就象决堤的河一样不管不顾流了下来。

德安说,本来你家的事我不想管,你呀,就是心太软,你爸现在就是蔡姨的传声筒,欲壑难填呐。

半个月以后,我爸又打来电话,我正脚挂着在床头,脚不方便行走 ,什么 事都 做不了,不由得人心烦意乱。

电话接通,我爸在电话里理直气壮,“”早早,听我们朋友说,你们单位今年年终奖发了,你给我汇过来。”

我一听就火了,“您要钱干嘛,谁说发钱了?”

我爸声音软和了一些,“这不是你弟弟要投资要得急吗?”

“”我没有弟弟,我是独生女,“”我更没好口气,

“你怎么说话的你,让你借你弟用,他明年就还给你。”我爸在电话里气得发抖,

我腿疼得不得了,我爸又在电话里吼,我烦得要命,我就更没有好脾气了,我冲口而出,“没钱,要钱没有要 命一条。”

我爸在电话里咆哮,“早早,这钱你不给,咱们就断绝父女关系 ,”

我一听眼泪夺眶而出,电话顺手就砸在地上。

不成想,我爸第二天来了。

看我在家脚包着绷带,一瘸一拐的走路大吃一惊,我故意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说我都这样了单位还要我去上班,制度森严,否则扣工资,万恶的资 本家。

我爸听了,不停地在家走来走去,我抬眼看到我爸眼睛都红了。

走的时候 ,我爸嘱咐德安照顾好我,安慰我,“早早,你不急,没钱就算了,身体要紧,我也是在家被 你蔡姨逼得没办法。”

我上前给我爸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爸还是那个爱我的爸爸。

那以后,我爸再也没跟我提钱的事了。

后来听说 蔡姨在家急得上窜下跳,跟我爸说找我要钱的事,我爸说我闺女也不容易,谁有钱跟谁结婚去,蔡姨就再也不提了。

第二年的一个周未,我带着大包小包回老家看我爸。

吃饭的时候,我爸当着蔡姨和德安拿出房本说要过户给我,我爸说,你在省里上班也不容易,我两个房子,这一个给你,住着的这个等我们都走了就给弟弟。

我瞥了一眼蔡姨,她低眉顺眼的往嘴里送饭,一声不响。

我爸说了,以后你也不要给以我们买什么 了,你们在大城市买贵些,其实都 是一用,我们自己 买。

短篇小说继母

当然,我还是经常给他们买东西,我爸总是心疼我上班辛苦。

过了两年,我儿子出生,我爸给我了一万元,我凑了十万给了蔡姨儿子,充实他修车行的资 金。

我知道,我爸现在能幸福美满的生活, 岁月静好,我得感恩!(完结)

(图文无关,侵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58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