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作文600字托物言志,梅花作文600字托物言志结尾!

看了"民办教师的辛酸泪"一文,作者是一名老民办,高中毕业生,历经多次函授学习,多次考试,他最后转正,退休。他一方面是回忆自己民办教师时的艰苦历程,另一方面为那些在整顿中被辞退了的民办教师叫苦!

应该说,讲的是事实。被辞退了的民办教师,很多人教学并不差,有的就是考试差半分,也辞退了,我也替他们惋惜。在世的人,现在仅拿几十百把月补助,是太少了点,我也同情。

他这文,自然点赞附和不少。但我这个老民办,对这"民办教师辛酸泪",无论从情感上还是从客观真实上,总感到不是滋味。

如果只讲人生辛酸,哪个没有?民办教师辛酸,那农民种田辛不辛酸?如不做民办教师,是不是没有苦?

我相信"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也讲讲我做民办教师的经历。

他2018年才退休,我2006年就退了。他70年代末才代课,后为民办。

我62年初中毕业,回家种田。

64年夏,经大队党团员会通过推荐我上社教队,被大队长女儿顶替了。

秋天,大办耕读小学,大队或是安慰我,和大队小学共同推荐我当生产队耕小教师。教室在我家,槽桶当位桌,大刮涂黑当黑板,学生大的十几岁,小的七八岁,还可带弟妹上学。粉笔书本小学供应,年级一二三四,教20多个上不了学的孩子。本人18岁,月补7元钱,年终生产队补220个劳动日。

64年10月正式开学。因后来耕小撤并为民办,留用教师也是民办,也算教龄工龄。所以也是我工龄计算开始月。

年底我去当兵。工程兵,主要打坑道。我不讲其辛苦了,可想而知。但因我是农村苦出身,不怕苦,又有初中文化,也从没放弃过读书练笔。当时正是学雷锋学毛选高峰期。我的进步是一年入党做副班长,二年半做班长(因那年没退伍,是中途一位老班长病退我补充的。第四年副排长、党支委,团、军(我团是直属军的独立团)、大军区学毛选积极分子。谁知68年底提干体检,查出心脏病只好退伍回乡。

因我做过耕小教师,虽两个多月,但表现不错,当年又大办小学戴帽初中班,一式民办。而那时学校学军,军体课(体育课)重要。我做耕小时的小学负责人此时是公社文卫干事,与大队都推荐我做初中民办教师。

可当时我本大队七年制学校革委会主任不乐意。他想推荐一个高中生。但因大队公社已定,他没法。但在我报到时,他也坦率:"你文化程度太低,教两个月看看,不能教回去。"

初中主科自然不会让教了。四语加班主任、本班体育等课,另加初中4班军体课。

这学校是全公社老牌学校,当年文艺宣传和军体是学校招牌。我不想说我如何自学、如何拜师学、如何教学,吃多少苦。我只想说,一年里,我军体课在全公社放样子,我四年级教学、管理井井有条。

一年后,还是这主任,因七年级一个乱班,学生与一个中师毕业的年轻班主任闹到打架地步,看中我这个当过副排长又能把六七年级四个班学生军体训练搞得有声有色又纪律严明。那些男女学生可都是十七八岁以上,我也就比他们大三五岁,个头比我高的也不少,打篮球有时我们教工队还不是他们对手呢!但军体课,叫卧倒没人站着。

所以,主任对我说:"你文化水平不高,但组织能力不错,就教这个乱班语文兼班主任,另加七年级两班军体。总算担子减轻不少。

这班顺利毕业,我又被公社临时抽进整党办。然后安排我去公社综合厂(电厂、粮油饲料加工厂、铸造金工厂)代理厂长。不是农村户口,还要提拔为人武部副部长呢。前后一年半时间。

我在部队支左,在过工厂。这代理厂长我做得不错。只是我这当兵个性,不喜交际不会应酬,所以,坚决不要36元月工资和正式厂长头衔,还是拿我的民办教师26元钱。在帮助厂里整顿上秩序后,大队书记也不做,半年后,还回到靠家的学校当教师,也曾被不少人讥笑为"没出息"。

公社或过意不去,宣我个学校革委公副主任,三把手,但却是刚成立的小教党总支支委。仍教七语兼班主任和两班体育,这是七四年。

而当年就有个民办教师整顿,初中民办要考高中语数。我临时赶学高中数学3个月,也考个40分。但我语文全公社第一。我总平分中上游,自然辞退不了我。

1975年,我调任全公社除原中心小学扩展的七年制学校外,规模最大的离我住家十几里的七年制学校。说实话,我当时身体并不好,妻子种田天天上工,身体也不太好,又有两个小孩。还不想去呢。

这时的文卫干事曾做过我小学老师,这学校又是他家乡学校,是我们这盐阜老解放区本公社最早建立共产党支部的地方,退休老干部多,对家乡学校很不满意。我是服从加人情去当这个七年制学校革委会主任的。

我这人,有意见当面锣当面鼓。但一旦接手的事,从不甘落后。尽管我这初中毕业种2年田又当4年半兵的民办教师,刚去也有人看不起。要知道,多年搞不好的学校,里面肯定有不平凡的人,还都是有能力、有资历、有学历的,不太看得起领导的人,何况我这样的人。但我在那半年就平安无事了。

一是我拿得起放得倒,二是我当兵个性,襟怀坦白,公正处事,特别对倚强欺弱的"强"我从来不弱。三是我关心人体贴人,包括教师生活,尤其是学校的吃住。四是我搞好地方关系,以老干部为主体,有大队和我组成校董会参与学校建设和管理,这一经验在全县推广。我在那5年,这学校在全县也有了好名。说不吃苦是假话,但苦的值得,苦得开心。大家同心同德,同甘共苦,互相尊重,互相帮助,团结活泼,学校出名,学生教育的好,地方干群尊重,在这种集体中,就是吃得差些,多出点力,多用点脑,还是很快乐很幸福的!不知有无老同志有此感受。

1980年,初中联办,我当了联办初中校长,教工组长,党支部书记。也在这一年,市教育学院与苏州大学首届高函试点班招收,也圆我多年想继续入学深造的梦。尽管在这以前又有两次民师整顿,考试考核结合。考核自不用说,但这考试是硬功夫,好在中学分科,我考文科,毫不吹牛地说,两次总分在公社均第一名。

需要说明的是,80年前我还没自行车,来去步跑,口粮、行李担挑肩背。在生产队大集体时,我假日大多还去队里挣工分。手表也没有,过年蒸馒头掌握时间还借过手表。

期间也有拔尖加工资,一次1元2元。80年时我月工资己是29元,当然是较高的了。

要知道,这可是当年正式初师的工资水平。中师毕业大多34元。解放前工作的方有四五十元的。

好在高函招生不问第一学历,只招初中教师(含公办中师毕业的教师),分专科考试录取,我考中文,自不费力。

这时,我己做校长(主任)多年,在县里也小有名气,加上我高函招录成绩也好,还当上了县中文函授班的一个班班长(共2个班)。

我学校28个教职工,民办24人。这次我动员12人参考,考上高函的中文6人,数学2人,其中有民办6人。我一个小小农村联中,有这么多人参加,全市不多,因为当时公办中学、完全中学公办教师多,有中师毕业的一般看不起这高函。

当时考试、面授大多集中在县,住学生宿舍,吃学生食堂,粮票不好换,还自带过米去投食堂换饭票。我们离县100里,来去都骑自行车(便利又省钱)。

当时学校有早学习、晚办公,县里对学校对教师又分别有考核责任制。班级学生都在50人以上。学校基础设施主要靠校区大队支持。我们民办教师家中有责任田,我及一些人又住校。函授还不误学生课,调课、星期日补课要协调。

地方有校董会,既帮学校,又监督学校,办好学校让群众满意,是基本责任,又调动广大群众办学热情。我走过的地方,学校与地方关系火热。我至今也忘不了农村干部群众对当年教育的支持和奉献!他们不苦?苦!但从没见有人为建校出工、捐款、助物、献地有过一声怨,喊过一声难。到"普九"时,"人民教育人民办,办好教育为人民"、"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是口号,也是广大干群的行动。

这具体的"苦"不说了。但四年里,我经9次结业考试,门门80分以上。

我可从不作弊的。考试都单人单桌、双人监考。因是文革后,首次试点,要求从严的。

我不只顾一人,也有个把同志要补考,补考不过关要辞退。我可以主动带头分他的课职务,关他在宿舍复习。

大忙时,栽秧收麦割稻,我帮过别人,别人也帮过我,但不准用学生。

星期天,我一边挖田、锄草做事,一边能默背课文或答案。老父说我"学痴了"。

四年半时间,或我的管理以今天观点,有不上规矩。但整个学校凝聚力大,战斗力强。我学校一直是公社和县先进单位,我也是先进教育工作者或优秀党员。

高函8人,中途没退学没辞退,全部毕业,全市所有大小中学中唯一。

后来我们知道,我们的函授老师,十分看重民办教师的作用,十分同情民办教师的辛苦,他们不断向市教育局、市政府汇报民办教师的情况,请求给优秀学员转正,以调动民办教师积极性。

市政府果然同意这一要求。所以因为毕业时我被评为市级优秀学员,又加学校连年县优,个人县优,因而称为"全优学员",市给编制,提前转正。全县中文、数学、物理、化学共6个函授班,有4人符合条件。

而因学校连年县优,县里缺编转正选优,因我民办校长已转,所以,同期高函的民办教导主任也提前转正。是凡高函毕业的当然都拿到民办教师任用证书,最迟在95年县通过省"普九"验收时全部转正。当年8人早都退休,其中有一人已去世多年。

当我转正14天后,又赶上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又15天,全家"农转非",妻子安排正式合同工(校工),她50岁时,1999年就退休了。

或是我家出身苦,祖父、父亲都是给地主种田的,连个土墙草屋也没有,父母从没抱怨过新中国苦。

或是我小时吃过苦,放过牛,学做很多农话。我读初中,正是三年灾害时期,就是脚上也是大多穿草鞋的。我年龄小成绩好一直是学习班长,免费也是多的,不免费读不了初中,我不会忘本。书杂费几元,每月7元伙食费免5元,有时交不起还有老师、同学帮助,我至今未忘,89年以此题材写了篇散文,还得了《江苏教育报》征文一等奖。

也或是当兵时锤炼,使我对后来的多年辛苦并不觉苦。而且,从部队到地方到学校,不论做多小的"官",把这个"集体"融为一体,一个目标一条心,上进、学习、奋斗,有难会被克服,有苦会被化解,忙中也有快乐。

我确实怀念那时我年轻时激情燃烧的岁月,倒不怕人说我怀念过去是想倒退,还去吃苦,因为那时也没感辛酸。很多人、工人农民军人职工干部,也有我一样的心!那时大多数人,或是从旧社会走过来,我们这一代出生旧社会长在新社会的人受他们影响太深,旧社会更苦!

改革开放后我们更幸福更知足。拿今天去比那时,当然那时很辛酸。但我敢说,只要我国和平发展沿着今天的路继续走下去,再过四五十年,回忆今天,以那时的条件衡量今天,也有人感到辛酸。

我民办教师时,从总体讲,怨天恨地、饥寒交迫、人人萎靡,客观不是,我也没感到。

我谈不上对国家对人民有多大贡献,也谈不上有多高觉悟,一生挫折也不少,今天生活小康但在县城也中等水平,儿子媳妇下岗自谋职业,孙子才考研,孙女才5年级,私家车也没有。但就我个人而言,相似条件,不如我的也很多。

我长辈、我及我下一代下两代,生活都是步步登高的。但同一代的人中,各个人的高度不一样。是有时代、出身、投机、能力、身体等因素影响,比如我,当兵时哪想到自己连个军官也当不上,还回家种田呢?但我始终要告诉人的是"上进的人机遇多,奋斗的人成功多"。梅花香从苦寒来,天上掉不下林妹妹!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59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