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孽妈

一直以为,爱情是两个人相爱就行,看到我姐才知道,婚姻比爱情要复杂得多。

短篇小说孽妈

1.

徐鸣打来电话的时候,我刚从咖啡厅出来。

我看着手机不停闪烁,一直到屏幕变暗了,我都没有按接听键。

耳边一直响着他妈妈的声音,“你都32了,我儿子比你小3岁,从优生优育的角度你不合适。”

“谈恋爱我可以不管,结婚肯定得找一个年轻的身家清白的姑娘。”

“你这大把年纪耽误我儿子的青春,你赶紧离开他。”

想到这,我不由得握紧了手机,手指泛着白光,思绪回到五年前。

我大学毕业直接去英国读研,徐鸣跟我一个学校,我们在一次同乡联谊会上认识,一见如故。

他长得像韩国明星,我肤白貌美大长腿,我们谈了恋爱,然后住在一起,很和谐。

两年后回国,徐鸣说一回国就结婚,要我跟他回家住,我没同意。

后来见了他父母,他父母也说马上准备婚礼。我想省得麻烦,索性就搬过去了。

我跟徐鸣的感情越来越好。

我旁敲侧击地跟他提了几次结婚的事,他说他妈已经安排妥当。

我想着他回国创业不容易,也没催他。

他妈今天破天荒地约我喝咖啡,我天真地以为是谈婚礼的事,兴高采烈地去了。

没想到她憋着大招,要我离开徐鸣。

我当场就说,你对我不满意,两年前你怎么不说?离开的事让徐鸣跟我谈。

然后抓起包起身就走了。

徐鸣再一次打电话时,我接了,“宝,我给你买的榴莲酥,一会带给你吃。”

“徐鸣,留着自己吃,我们分手吧。”

“怎么了,谁惹你了”。

“你问问你妈”。

然后我挂断电话。

短篇小说孽妈

2.

我跟徐明是奔着结婚去了,临门一脚这样,我心里没着没落的,我划拉着电话给我姐打过去。

关机。

我爸妈在我出国前一年车祸都不在了,留下我跟我姐两个相依为命。

我姐看我喜欢金融,就把我爸妈的赔偿款给我留学。

她说自己就是一个高中文凭,很遗憾,希望我不留遗憾。

我姐在一个企业当文员,认识了我姐夫,我姐长得漂亮人也温柔,后来结婚了。

生了个女儿,才不到半岁。

对了,我这一段时间在赶一个项目,有一个月没联系我姐了,她怎么也没跟我联系。

我又拨过去,还是关机。

常听人说,女人有了孩子,连自己都没有了,真是的,连电话都忘记开机了。

一看时间还早,我就奔我姐家去了,顺便看看小宝宝,小脚小手可好玩了。

开门的是她婆婆,一手握住奶瓶,一手抱着宝宝,她婆婆一见是我,脸上挤出一些笑容,你来了!

“是啊,我姐呢”?

“她在睡觉。”

“这个懒妈妈,大中午还睡觉呢?”

我就伸手示意接过宝宝,感觉得到她婆婆有点犹豫,不过还是把孩子给我了。

我还是宝宝满月的时候见过宝宝,几个月不见,宝宝长大了好多,小眼睛圆圆的,好好玩。

我抬头,没见婆婆喊我姐起床的意思,我就自己往我姐卧室方向走,婆婆拦住我,“一会起床了再聊”

我怎么觉得她婆婆有点惊慌失措的感觉。

我姐这婆婆离婚了,单身20年,一双小眼睛看人滴溜溜转,不像好人,我一直不喜欢她。

我就推开她,站在我姐门口,推门推不开,她婆婆窜出来,拿一把钥匙,准备开门。

我惊讶地问,她睡觉,你怎么在外面把门锁了?

婆婆低眉顺眼的不作声。

门打开,一阵浓烈的尿骚味扑面而来,我强忍的恶心走进去,床上被子衣服胡乱堆在一起,地上一地纸团,房间很暗,窗子用木板钉死了,我姐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躺在一堆被子里怯生生地看过来。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一把扶着我姐,“姐,你咋了?”

我姐盯着我怀里的宝宝眼睛放着光,我就把宝宝递给她,她赶紧伸手去接,婆婆先人一步,把孩子接过去,“你是娘家人,你看她这个样子怎么能抱孩子?”

我姐没抱着孩子,就捂脸哭。

我抱着我姐,拍着她的背,“姐,你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婆婆又说:“你姐没工作,好吃好喝地伺候着,她还带着宝宝跳楼,这得送精神医院去。”

我感觉得到我姐的身子在发抖,“妹呀,我不去,我没病。”

我抹了把眼泪,抬头看向她婆婆,婆子陡然被我盯着看,低下头,“我姐有没病不是你说了算,你凭啥这样对她?”

“你们这是虐待。”

“她几年没上班,哪来钱吃饭?我们怎么虐待她?”

“她没上班不就是为了生孩子,她生孩子以前在上班啊。我姐夫没赚钱,他的工资呢?”

我姐悄悄说:“都给婆婆了。”

我一听怒火冲天,一步并作两步一下到了她婆婆,不,老巫婆面前,“把我姐夫给你的工资交出来”。

我一米七,她矮我一个头,她害怕地装佯,“没钱了,孩子奶粉都吃光了。”

我姐聪明又温柔,不是万不得已她怎么可能跳楼,肯定是他们逼的?

我一想我姐以前温柔漂亮的样子,再看眼前的样子,我心疼啊,我恨呐,我对不起我爸我妈,我没有照顾好我姐。

我一把把老巫婆拎起,“你拿不拿钱?”

“你是怎么逼我姐的?”

我姐一听又哭得撕心裂肺。

老巫婆吓得半死,小眼睛滴流转,“我真没钱了。”

啪嗒一声,我姐手机从老巫婆身上掉下来,妈的,她连我姐的手机都没收了。

我扬起拳头,咬牙切齿,照着老巫婆的小眼睛打去,老巫婆应声哭了,然后哭天抢地地坐在地上哭。

我拨通我姐夫的电话,响了几声,接了:“李力,我把我姐带回家了,你赶紧到我家来说清楚你们是怎么虐待我姐的,否则我告到你单位去。

挂断电话,我给我姐清了几件衣服,走的时候,我姐犹豫地要带宝宝走,我问她,“姐,你自己都没有了,你能管她吗?

她们知道管宝宝的。”

我姐才跌跌撞撞地跟我出门了。

3.

回到以前的老屋,好久没住人,走哪扬起一阵灰尘。

我脱下外套,让我姐坐着,我开始打扫卫生。

卫生打扫完,把我姐安顿睡了,我姐好瘦,在被子里小小的一团,我的眼泪又掉下来。

李力来了,见到我气呼呼地样子。

我知道他会来,他是事业单位,名誉重要。估计老巫婆已经跟他说了。

李力说我姐在家坐月子抱着孩子跳楼,幸亏他在家,拉住了。

“我姐生孩子,你关心过多少,你工资给你妈、你考虑过她的感受吗?”

“你们把她当精神病人对待,手机都收了,你这是虐待。”

“没有收手机呀。”

“我姐的手机在你妈手上,我姐睡在床上,你妈把房门锁了,我姐在房间大小便,”说着说着,我嚎啕大哭。

“你们做的是人做的事吗?”

李力低下头,轻声说:“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出差”。

“你出差是理由吗,你老婆孩子在家你连她手机关机都不知道,你尽到老公的责任了吗?还是你觉得你妈可以代替你照顾我姐?”

李力抱着头一声不吭。

我看着这个没用的男人就来气,我姐当时跟我说,她婆婆单亲,我没在意。

后来跟我聊天,我姐说李力给她做早点,婆婆气得把碗摔了;李力抱着她一起在客厅看电视,婆婆就在家摔摔打打,我当时就脱口而出,你婆婆变态了。

没想到,不仅变态还虐待我姐。

我姐醒了,我就出门到超市去,留他们两个谈。

一看手机,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徐鸣打的。

我想起我姐,想起徐鸣妈妈今天的话,眼泪夺眶而出。

我吸了吸鼻子,给他回过去。

“宝儿,你终于回话了,你在哪,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跟我姐一起回家了,我先回家住一段时间吧。”

“宝儿,你不要生气,我不知道我妈会跟你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我跟我吗吵了一架,我谁都不要,我只爱你。不放心上哈。”

“嗯,我先挂了”。

我大包小包地提了一堆东西回家,到楼下就见徐鸣站在那笑得跟向日葵似地看着我。

上来就搂着我,“宝儿,吓死我了,我跟我妈说了,你把我媳妇说跑了,你也就没儿子了。我妈今天在家哭半天了。”

李力已经走了。

我姐心情不好,当着徐鸣我也不好问。

赶紧跟徐鸣做了一桌子菜出来。

我姐吃得狼吐虎咽。

看着我姐的样子,我吃得泪流满面,徐鸣狐疑的看着我们,不敢作声。

徐鸣洗完碗,我打发他回家了。

我给我姐把长得乱七八糟的头发剪了一下,看着精神多了。

我姐说要跟李力离婚,婆婆满月就不让她喂奶,说再生一个儿子。

李力默许,然后婆婆就作妖。

李力是妈宝男,婆婆说什么就是什么,他的工资也是婆婆说给他,他就给了。

我跟我姐说,你的任何决定我都支持,你得先拥有自己,才有能力爱宝宝。

第二天,我把我姐带去医院全面检查。

医生说,我姐是产后轻度抑郁,家里多关心照顾就好了。

我请了长假陪我姐。

4.

三个月后,我姐找了个超市的工作,每月3000元,还可以照顾宝宝。

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休假结束的头天晚上,徐鸣约我去餐厅吃饭。

我想着这段时间一心陪姐姐,好久没跟他在外面吃了,就按他说的地址去了。

洛大的餐厅,空无一人。

我诧异的走进去,咦,人呢。

突然,一群人笑闹着冲出来,吓我一跳。

一看,都是我的闺蜜朋友,徐鸣穿得人模狗样地站在中间,笑得合不拢嘴。

眼前的徐鸣曲膝单腿跪下,打开手上的盒子,“老婆,嫁给我吧!”

没想到,徐鸣筹划了求婚仪式。

看着眼前一脸热切的徐鸣,过往像放电影一样的在眼前次第闪现。

在英国第一次相遇,在英国的第一个吻,异国他乡的患难与共,回国后两个人创业的艰辛。

我不由得泪流满面。

戒指戴上的时候,徐鸣跟我说,老婆,谁都不能欺负你,我妈也不行。

我抱着徐鸣,知道他为了我跟他妈抗争,付出了很多,他是真心珍惜我。

他的哥们后来跟我说,他们几个喝酒的时候,徐鸣哭着说,我想起我妈这样说我老婆就心疼她,她是我老婆,我不心疼谁心疼。

一个月后,我姐跟李力离婚,孩子给我姐。

半年后,我跟徐鸣结婚,我们住在自己交首付买的房里。

结婚的时候,徐鸣没通知他妈,我们拿证后,到教堂结婚然后出去旅游了。

后来,婆婆找到我,我们跟婆婆和解。

现在,周末我们一天在我姐那,跟宝宝玩,一天在婆婆家,陪婆婆公公吃饭聊天。

短篇小说孽妈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6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