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艳红杏送秋波是什么生肖,娇艳的红

□ 王玉琴

红杏树是父亲在世时特意为我们姊妹几个栽的。小时候生活条件差,杏子竟也稀缺。每到杏子熟了,我们姐弟几个就会站在门口,可劲儿地探出小脑袋望着六嫂家的院流口水

后来父亲兑现了他栽红杏树的诺言。时光倏忽即逝。不知什么时候,小树苗渐渐长成了大树。

自那以后,我们有了人人见了都不免馋上一馋的红杏儿。孟夏时节,当层层麦浪翻滚过山头,又沿着山腰跳下一阶一阶地坎漫向大川的时候,杏子也就熟了。红杏树独特的气质尤为惹人喜爱,在清晨的阳光下探出微红的小脑袋,扒着叶子笑眯眯地往外瞧。娇羞的小圆脸分外的迷人,半遮半掩你推我搡地在枝头打闹。风儿嗅到了香气,一股脑地冲过来也想探个究竟,没成想却“惊”到了正在嬉闹的红杏。它们轻轻拉过身旁的红叶遮住羞红的脸,忽而又扭头将叶子揽过身后,又像是几个情窦初开的妙龄女子,实在是可爱。

孩童的我,双手抓住树干,两脚顺势一蹬,三五下就蹿到了树梢。信手摘几颗最大最红的下来,轻轻一掰,嫩红的杏肉就呈现在眼前,光是闻上一闻,就能醉了人。细细品咂一番,肉厚汁鲜,甜中微酸,实在是美味!馋得树底下的小伙伴直咽口水,跺着脚一个劲儿地催我丢几颗给他们尝尝。

我闭着眼靠在树干上,任微风吹散我毛躁的小马尾,任树叶扫过我脏脏的小花脸,任红杏的肉汁肆意撩拨我的味蕾。挂满红杏的枝条在我眼前来回摆动,如同秋千上透着红脸蛋的小姑娘一般,快乐地荡来荡去。

父亲走后,杏花年年开,红杏年年红。开得更卖力,红得更娇艳。似乎要把那青翠青翠的绿,缀满清泪的绿,连它自己都厌恶的绿一口气给盖过去,红遍整个吊沟渠。它无言述说内心的寂寞与悲凉,自己变成了孤独的守望者,守望去者,守望归人,守望日渐沧桑的老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uekezhijia.com/8075.html